• 7/2/2011

    久违的泪 - [silence]

    我说什么呢

    就算一切都应了我说过的话,我就赢了么?赢什么了呢。

    自己不是一样搭上

    没法爱 没法感动 没法投入 还没法去选

    残缺遗失 又见久违的泪

    我可以不承认么?

  • 12/5/2010

    同类 - [silence]

    灯光闪烁的街道,飞驰的车和着鞋跟的咯哒声。城市的喧嚣,融化在哈气里,迷蒙而潮湿。

    淡淡一句在哪里,你会来找我。不咸不淡地说话,或者什么也不说。

    我说你好脾气,我说谢谢你陪我。这么多年,唯有你在身边让人平静安宁。

    你说因为人不同,你说这也难得。我太了解其实你清楚一切,却也什么都不放在心上。有些人说你不会懂,或者只是他们没有用心了解你。你每一句,都好像是包裹了好几层的我自己。

    我想你是我的同类,连掌纹都特别而一致,那么多年,发现的一瞬间,却只化作轻描淡写。

    大雨,或者潮湿;空旷的街道,或者飞驰的车速。你的陪伴和慰藉,劝说和祝福,才让我褪去僵硬和压抑,疲倦放松地犯起困,平和而温暖。

  • 6/1/2008

    Fade away.. - [MARK]

     
    对不起,再说一次,我爱你,我走了,保重..
  • 推掉了毕业典礼的发言,赵姐倒也没多说什么,恐怕聂叶要皱眉头了吧。。
    论文答辩很潦草,让人觉得很多形式的东西,有时候空洞得连一点意义都没有。
    看着大家都在忙着各自的事情,突然觉得有一种曲终人散的落寞。
    在任何一个地方,环境对我的影响和最终留下的印象,都纯粹地通过那里的人得以体现和表达。
    所以,高中,意味着我的同学和老师;大学,意味着我的朋友和室友;公司,意味着我的老板和同事;而生活,意味着家人、朋友、和爱人。
    我想要我小小的黑戒指。看到的时候觉得太贵了,觉得以后总有机会。可是原来机会在某一个瞬间就会戛然而止。
    我想要我小小的黑戒指。哪怕不起眼,也紧紧圈住我的心,走到哪里,都不觉得孤单。